失落的麵點

小時候母親總是做杭州式的煨麵,細細滑滑的麵條煨飽湯汁,麵和湯料天作之合的搭配,那時完全不懂為什麼麵條咬起來要有韌性。

後來吃拉麵吃手麵,才知道原來南北麵條兒完完全全的不一樣,兩種麵點我都很能接受,但是到杭州尋找媽媽的味道,卻是給自己永遠的使命。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