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籍慰安婦的悲苦人生

我常唸阿彌陀佛,希望不要再輪迴了

她曾經被日本兵用柔道痛摔、被罵中國奴,被醉酒的士官持武士刀追殺、被打耳光……,
午夜夢迴,不免一陣痛哭,這位七十八歲老太太的一生,就是台籍慰安婦苦難的寫照。

「日本,第一不見笑(最不要臉 ),」七十八歲的黎水享老太太(假名)這般痛責日本。可能有人覺得刺耳,也可能有人會說風涼話,但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都不能阻止黎老太太對日本的鄙視與譴責。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