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怨、恨、謗、害

最近閱讀蘇東坡的詩詞文章,也兼及蘇東坡的一生,東坡居士才氣縱橫,但也因而遭忌,一輩子命運坎坷,一本書論及此事,有一段評論:

「忌妒是群小的一貫作為,由忌而恨,再由恨而謗,由謗而害,」東坡幾次被謫,確實都有官場同輩之忌而落井下石、毀謗陷害的因素,但論者認為忌妒者是群小,卻讓我十分惶恐。因為我也會忌妒,那我是「群小」嗎?雖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