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真命苦

由馬德里搭夜車到巴塞隆納,臥鋪兩人一間。隔座坐著一對看起來好像是來自美國的夫妻。老婆是個不講話就很難過的女人。從進來就開始抱怨這個,抱怨那個。先批評早餐一點特色都沒有,接著又怪咖啡不夠熱。最後還怪臥鋪的床不夠大。只見她的老公一邊看報,一邊吃東西。偶爾還要不時的出應付他老婆的聲音。我想如果他不「嗯嗯啊啊」的,他老婆顯然會大聲講:「你到底聽到我講話了沒有!」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