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無處不飛花

二月到加州酒鄉那帕(Napa),一路上只看到田裡一根根乾枯的葡萄枝,掛在鐵絲架上。沒有綠葉,沒有葡萄。因為這是它們休息的季節。陶爸一向對品酒不太內行。紅酒或白酒,我還分得出來。至於酒是哪個品種,只有靠看貼標了。到那帕的遊客,大半是喜歡美酒及美食的。像我們二老這種等級的還真不多。當民宿女主人問要不要幫我們推薦好餐廳時,陶媽是個大實話,馬上接話:我們剛在購物中心旁的快餐店吃過啦!只見女主人睜大兩眼,看著我們這兩個老土。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