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彭總裁:我錯了!

這封信,早在去年就該寫了。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工商時報》頭版頭新聞:「中央銀行為整頓外匯市場紀律,昨日宣布禁止國內法人承做無本金遠匯(NDF),」我是執筆記者之一。

當時,亞洲正處於金融風暴後的餘威,歐美不受影響,自由化被全球奉為圭臬。而我,則是從經濟系畢業的金融線記者,更是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忠實門徒,信奉「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