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製傳奇小物

記得那個蟬叫很兇的夏天,洗完澡一定要撲上薄荷配方的痱子粉才夠涼。罰寫得很久才會斷水的玉兔原子筆管,拿來戳橘子皮、當空氣槍射同學。那女生身上淡淡的肥皂香,像蜂蜜一樣甜甜的,和她臉上的酒窩一樣……。這些記憶片段,經過歲月更迭,熟悉的物品不再常出現,被大量舶來品給擠到貨架的最角落,甚至擠出通路外。

但是,alive發現,這些現在不一定好買的廉宜小物,仍半秘密般在很會挑貨的社群中口碑相傳。我們決定實地探訪夜市仔、柑仔店,翻出這些令人難忘的台灣好東西,嚴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