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藝術家放下畫筆,改當保育鬥士

深入秘魯蠻荒 搶救瀕臨絕種的熊

培頓在大學主修油畫,因一次極地之旅改變志向,一生致力於讓野生動物有更多的棲息地,希望建立人與自然共存共榮的模式。

過去,他曾用七千美元,讓上千農民投入保育,並催生秘魯第一個私人生態保護區。如今他用巧手,讓紙張化為野生動物,訴說保育與觀光發展的奇蹟。

這是伯尼‧ 培頓( B e r n i e Peyton),一個大學念藝術、主修油畫的年輕人,成為動物學家、保育鬥士的故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