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時,下龍灣裡一條舢舨的甲板上,大家正跟著老師一起無聲的舞著太極。昨晚我們的舢舨就停在下龍灣裡,兩千多個石灰島嶼的某隱密海灣。白天還看到幾艘其他的舢舨,可是天一黑,大家好像都刻意找個隱密的角落停泊。而我們也不趕行程,所以船幾乎是以一種無所求的方式行駛著,沒有目的沒有方向,甚至連時間都好像靜止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