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差

飛到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已是半夜,入住旅館倒頭就睡,天不亮就醒了,才發現我們的旅館原來位於海邊。

海邊有點冷,人也不多。心裡想大概恐怖分子也不會無聊到在無人的海灘上弄個炸彈吧?在一塊凸出海灘的岩石小半島上,有片像是電影片場的廢墟前停下了腳步,這裡與背後特拉維夫的高樓大廈極不搭調。雖近在咫尺,但像極了兩個世界,恍惚間有一種不協調的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