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仲諒拚過頭

透視辜家百年政商術

鹿港辜家富過了三代,傳四代依然興旺;但也就是在第四代,百年家族開始出狀況。

(攝影者:楊文財)

鹿港辜家老宅,見證日治、國民黨統治至今家族的繁盛興衰。(攝影者.楊文財)

同一天,兩個場景。辜仲諒從日本回台灣,七十五歲的父親辜濂松結束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企業領袖高峰會行程,從秘魯趕回台灣。

辜濂松不會不知道兒子的歸期,辜仲諒回台灣雙手被銬上手銬,父親沒有在家中等他。辜濂松尊重國際禮儀,把整個APEC行程走完。這是一個領袖峰會、政商雲集的場合,辜家百年基業,都打在這塊政商不分家的基石上;沒有政,就沒有商,這點,辜家上上下下都內化至應對進退的標準流程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