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險學的最後一堂課

最難關卡在心理

十八世紀起,西方探險家開始熱中於南北極探險,他們或搭船、或步行、駕雪橇進入極地,忍受被凍傷、失溫、飢餓等痛苦。即便前仆者被截肢、命喪極地,仍擋不住後繼者。同樣危險的是攀登喜馬拉雅山,登頂死亡率大約是十分之一,每年報名登頂的人卻是有增無減。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