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地行旅

北極,是天堂還是地獄?

探索人生新方向的七年級生陳彥博

追求人生新熱情的六年級生林義傑

尋找人生新改變的五年級生劉柏園

冀望突破的紀錄片導演楊力州

在北極圈

攝氏零下四、五十度氣溫下

風吹在臉上

有如被千百根針扎過

恐懼結成冰,粘在身上

能不能活著回去?

男兒淚輕易彈落

六百公里的極地行旅

不只考驗體能

更是意志力試煉場

跨過終點線

才能夠

從地獄走向天堂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