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詩人在金門,不做過客是歸人

鄭愁予跨越四十年追尋最深的鄉愁

金曲獎結果揭曉,出現個熟悉的名字——鄭愁予。以〈旅夢〉獲得最佳作詞人獎的詩人鄭愁予,三年前,達達的馬蹄來到金門,並非出自「美麗的錯誤」, 而是半生行旅最後落腳之處……。

「來,乾杯!」鄭愁予倒滿一杯金門高粱,咻的一口乾掉,搖搖隨身攜帶的酒瓶,又滿一杯。我向詩人敬酒,連嗆幾口沒喝完,他舒眉閉眼又咕嚕一杯。

他是金曲獎作詞人獎得主 自耶魯退休後落戶金門

他的詩,就像陳年高粱,無色,味烈而醇厚。他常把如山的情感,壓在一顆顆細如粉末的文字裡。他說:「詩是古代的媒體,像現代的簡訊。詩,是古代的簡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