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當「藝術家」遇上「藝術的家」

名畫擺廁所的大家庭美學

藝術家張永村和龍君兒是相識相交二十六年的老友,但當張永村看到自己的作品被龍君兒擺在浴室和廁所牆上,到底有什麼反應?

張永村先是半開玩笑的說,自己的作品在龍君兒的民宿被「分屍」(指散落各個房間)了,卻也很豁達的引達達主義先鋒藝術家杜象(Marcel Duchamp)的話:藝術家只能決定原創概念,不能決定別人怎麼擺放你的藝術品!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