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不是遺珠的店

每週一篇寫小吃,時間看似充裕,卻才放下筆,怎麼忽的一下又要交稿了。有時那個星期什麼店都感到寫的興致不高,即使它真是好吃。須知有的星期天硬是討厭寫稿,倒不是說,討厭去吃。

這說到重點了。許多店皆可一吃,也可很有技巧的挑著吃;但特別提說出來,又介紹給廣大的讀者,然後避開太過霸道的用字,盡量不流露責備嚴訓之語氣,更好是講出他好吃的原委……凡此等等,令小吃這事變得太不率性了。也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