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平北路旗魚米粉

米粉,是台灣人極重要的小吃。詩人楊澤每次去作家黃春明家作客,最想吃的,必是炒米粉。二十年前我偶至加拿大溫哥華訪友,到了消夜時間,朋友的母親端上了雞湯米粉,北國寒地乍然嘗此,不啻仙界美味。

台灣原本街頭巷尾多有「米粉湯」攤子,如今稍微少了,然最大問題是,甚少有好吃的。然而米粉是最起碼的街頭小吃,下午點心,坐下吃它一碗,有湯有粉,唏哩呼嚕傾下,多好。但看官請自問:多久沒坐米粉湯攤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