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國家高成長 能帶動全球經濟?

於是,全球將成為高所得國家成長力道落在新興國家之後的美好新世界。雖然,我懷疑最終結果是否真會如此美好。

去年一月,我對於世界經濟抱持著樂觀的看法。但我也強調有兩個對比的現象:第一個對比是關於世界大部分經濟體內儲蓄多於投資造成的風險;第二組對比存在於與政治觀點有關的經濟樂觀及悲觀主義。

我們現在知道經濟風險確實相當重大。我們也知道經濟問題導致政治議題,而非相反方向。但去年還創造了一個新的矛盾:有關高所得國家(尤其是美國)的短期悲觀期望,以及開發中國家的樂觀前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