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裝舊酒 歐盟憲法企圖再闖關

當蕊內‧瑪格麗特(Rene Magritte)(編按: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在一幅煙斗圖畫上寫下畫名「這不是一支煙斗」(Ceci n'est pas une pipe)時,令人感到饒富趣味。超現實主義在藝術上很炫,在政治上就沒那麼炫了。

十月十八日,歐盟領導人把二○○五年在法國、荷蘭被否決的歐盟憲法重新搬上檯面,換掉舊名字、裝在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