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火,還在奮鬥

我理解到生命的真諦,始於一張病危通知書。 一張來自榮總醫師的紅色紙張。我永遠忘不了那看來俗不可耐的色彩,卻傳遞著極為殘忍的訊息,我顫抖的簽不下字,因為那是我父親的生死。 八十二歲,一個我還捨不得他離去的年…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