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

讓我們殺掉所有的律師

台灣政壇的紛爭似無寧日,興訟之風尤盛,陳水扁夫婦有國務機要費訟案纏身,馬英九則為特支費的使用被起訴,這些官司自是需要律師辯護,以致律師們均利市百倍。美國律師之多,恐為世界之冠,為了些芝麻小事,也要告狀,人稱之為frivolous litigation,而一場官司打下來,往往兩敗俱傷,卻肥了律師,故美國有些人對律師這個行業深惡痛絕,遂有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讓我們殺掉所有的律師)之說。此話聽來雖令人毛骨悚然,卻也反映了人們對律師的厭惡。

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並非美國人一時的氣憤話,而是早在400年前莎士比亞寫的「亨利六世」一劇中即已出現,從此成為英語裡的名言。據說莎翁本人和律師並無深仇大恨,而是暴民們要造反,喊出的口號是:「第一件要做的事,讓我們殺掉所有的律師。」(The first thing to do,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自此以後,這句話就成了人們常掛在嘴上的口頭禪。布萊克所編的法學辭典(Black's Law Dictionary)收錄了各種法律名詞及用語,獨缺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一條,可見法界人士對這句話是相當忌諱的。

美國律師收費昂貴,一樁官司花個幾萬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