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邊的股市超漲列車

二月底的市場騷亂是否別有寓意?又或只是「一個愚人所講的故事,充滿著喧譁和騷動,卻找不到一點意義?」(編按:《馬克白》第五幕第六場,朱生豪譯)有些分析師非但已經準備好做每日解盤,甚至還能預見未來發展。我沒…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