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白領菁英在進行的心理手術

打開挫折黑盒子 重建正面思考力量

我剛才做了一個雕塑!」羅斯福路上一間窗簾半掩的房間裡,三十五位成員圍坐一圈,傾聽一位社工分享輔導家庭的經歷。白板上分別畫著「爸爸家」、「媽媽家」兩個大圈,各自往下拉出家族成員。 他們口中的「雕塑」(Scul…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