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將出現第二位任期逾十年央行總裁

接班人難產 彭淮南將二度「連莊」?

在財政部長、金管會主委頻頻走馬換將之際,央行總裁彭淮南在第二任任期屆滿後,仍可能獲得續任。究竟彭淮南有何獨特之處?我國文官培育制度又出了哪些問題?

二月十五日,中央銀行舉行人事交接典禮,央行前外匯局長周阿定升任央行副總裁、段金生調任外匯局長、尤錦堂升任國庫局長。這是八十七年二月華航大園空難、前央行總裁許遠東與多位央行一級主管殉職後,九年來,央行最大一波人事異動案。

中央銀行與財政部、金管會,並稱「財金三巨頭」。相較於財政部六年歷經六位部長、八位次長,以及金管會成立三年歷任三位主委、兩位副主委,現任央行總裁彭淮南、副總裁徐義雄均已任職九年,是人事最穩定的單位。輔仁大學金融研究所教授葉銀華如此形容:「彭淮南是民進黨財經領域最後的『神主牌』,最好不要隨便亂動!」

儘管如此,這場春節前的交接典禮,已為央行下一波人事異動拉開序幕。因為明年二、三月,彭淮南與徐義雄任期相繼屆滿,屆時,央行第一把與第二把交椅,會由誰坐上?

按照現行中央銀行法規定,總裁與副總裁任期為五年一任,其中,央行總裁屬特任官,期滿可續加任命,不受年齡限制;副總裁屬簡任官,有六十五歲的年齡限制,五年任期屆滿後,若年過六十五歲,除非專案核准,否則依例退休。因此,現年六十七歲的徐義雄明年可望屆齡退休。至於現年六十八歲的彭淮南,若府院屬意續加任命,則其任期將跨越第三個五年,成為繼俞國華之後,我國史上第二位任期逾十年的央行總裁。

彭淮南適合續任嗎?要釐清這個問題,先要問的是,央行總裁須具備何種條件?

年紀不是問題。被稱為「全世界僅次於美國總統的第二號人物」的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前主席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從六十一歲起擔任該職,直到去年他高齡八十歲卸任,居該位長達十九年。

至於日本央行總裁福井俊彥、歐盟央行總裁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香港金融管理局(相當於香港央行)總裁任志剛、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現年分別為七十一歲、六十四歲、六十歲、五十九歲。去年接下葛林斯班Fed主席之棒的柏南奇(Ben Bernanke),也年過五十。

為何央行總裁普遍不年輕?原因在於央行總裁須擁有危機處理能力,被市場信任,並有超越政治思考的獨立性。這三大特質,均與歷練有關。

要有危機處理能力

央行管理外匯存底,並擁有發行貨幣的權力,一旦淪為選舉機器,很容易變成服務選舉的「印鈔機」,過度寬鬆貨幣固然能創造金錢氾濫的短期榮景,卻埋下通膨隱憂。另一方面,若央行為刺激出口一味讓貨幣貶值,也可能埋下輸入性通膨惡果。

央行同時掌握升息、降息、升值、貶值等工具,使用得當,可以讓過熱的景氣軟著陸,也可刺激景氣谷底復甦;使用不當,可能引發泡沫化危機,或讓景氣復甦之路戛然而止。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里曼(Milton Friedman)曾說:「貨幣政策不是太猛,就是太遲。」一言道破央行政策拿捏不易。葛林斯班任期歷經四位美國總統,經歷兩次股市危機、兩次經濟衰退、以及一次金融風暴;他曾明快因應一九八七年十月被稱為「黑色星期一」的美股大崩盤,並在一九九七年至九八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期間迅速降息,成功讓美國景氣被波及程度降低;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後,他坐鎮迅速恢復美國經濟秩序,打造其後美國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期與低通膨期。

要能獲得國內外信任

美國總統布希與競爭對手麥凱恩(John McCain)角逐美國總統時,麥凱恩曾說:「即使葛林斯班死了,我們也要把他撐起來,放在桌子後面當擺設。」《紐約時報》則形容:「有了葛林斯班,誰還需要黃金儲備?」

葛林斯班被市場信任,使Fed貨幣政策得以有效傳遞。另一個例子是香港的任志剛,一九九七年香港金融風暴時,他大膽動用一千二百億港幣,與對沖基金炒家,在匯市、股市、期市較量,阻擋熱錢攻克港幣。雖然他當時被譏為「任一招」,卻被港府充分授權對抗熱錢。他事後回憶:「當我們心意已決,便只剩下算術問題。」

央行總裁這個角色,不僅要獲國內信任,也要獲國際信任。去年十二月,泰國總裁塔利沙(Tarisa Watanagase)宣布外匯管制,以防範國際熱錢炒作泰銖,當日泰國股市大跌近一五%。幾個小時後,泰國政府便政策急轉彎,取消前述政策。此舉不但讓泰國央行威信重挫,更讓國際熱錢看準泰國政府意志不堅,伺機而動再炒泰股。


目前隨時準備移往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國際熱錢,已超過十兆美元,超過全世界的央行外匯存底總額。有經驗的央行總裁,一通電話,就可以與鄰近國家貨幣管理當局首長,共商因應熱錢之道。一位央行前副總裁提及,當亞洲匯市出現異常,彭淮南與韓國、新加坡等國央行總裁直接熱線通話,雙方取得一定默契,「絕對可以!」

要避免淪為政治工具

彭淮南並非天賦異稟,信任也非天生而成。翻開他的經歷,曾在央行經研處、外匯局歷練,其後外派至中央信託局、中國商銀任職董事長,對總體經濟、匯市變化、乃至市場語言,都相當清楚。此外,他與藍綠陣營維持「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關係,避免央行在詭譎的政治氣氛中淪為政治工具。

財金三大部會,其他兩單位首長如走馬燈更換,甚至連銀行董事長一時間也背不出他們的名字。「不是沒人才,是人才太快犧牲。」一位央行前副總裁強調。


葛林斯班歷經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社會保障改革委員會;繼任者柏南奇曾任Fed理事,並任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歐洲央行總裁特里謝曾擔任法國財長、法國央行總裁。至於中國人行行長周小川歷經中國銀行副行長、中國建設銀行行長、也擔任過證監會主席。日本央行總裁福井俊彥,則在央行內部主要局處歷練四十年。

「信任需要時間。沒交手過,很難信任,交手過,比較能產生互信。」合作金庫前董事長陳認為,銀行家「可以不被喜愛,但不能不受信賴。」身為「銀行中的銀行」的央行總裁,更是如此。

一月中旬,金管會前主委施俊吉因力霸案請辭,任期僅五個多月。其後,府院竟然找不到人願意接手金管會,最後只得協調政務委員胡勝正擔綱。

真的沒有人才嗎?一旦央行總裁出缺,曾在央行歷練過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陳師孟、中信局董事長許嘉棟,或是彭淮南好友、現任淡馬錫控股大中華區負責人陳聖德,可能接掌央行嗎?以當前政治氣氛來看,機率微乎其微。原因不在於專業,而在於培養與信任。

文官培育出現空窗,絕非人民之福。誰會是下一個彭淮南?恐怕很難有答案。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