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是一面鏡子

陳致中帶著黃睿靚回台灣生產。坦白說,我對前一陣子藍軍將矛頭指向小兩口的動作是頗不以為然的——既然要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那麼「王子」又何以要受到比庶民更多的限制?陳致中是個留學生,留學生即使娶個外國老婆也不會受到苛責,更何況在國外生小孩?

南北朝南朝宋順帝在遜位時哭泣著說「願後身世世勿復生天王家」,道盡身為皇族的無奈與怨懟,因為這項羞辱是由血統而來,不是他自己選擇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