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國唯一紀錄片獨立導演王勤澤

他開賓士 卻陪小乞丐睡紙箱

他用鏡頭捕捉怒族吟唱詩人的苦悶、盜墓死囚的最後100天、SARS疫情3個月、五代同堂家族的11年歲月;急著用影像寫歷史,卻放棄許多成名賺大錢的機會……

怒江狂奔 ,峽谷中雲霧繚繞,陡峭的山谷上,怒族吟唱詩人歐得得奮力的爬坡,來到祖墳前。 他彈著一把黃桑木製成的「達比亞」琴,對著父親亡靈,哭訴技藝無子可傳,又受盡族人欺凌的苦。跪著擤去最後一把鼻涕,歐得得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