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面臨「黑金政商」噩夢

郭金生如何摧殘高企,染指高興昌?

短短一年多,才從高雄企銀撈足油水的郭金生,最近將觸角伸向經營權鬥爭正熾的高興昌。立委身分加上黑道勢力,郭金生縱橫商場無往不利,而他的事業版圖也不斷擴大。從機車行學徒到政商兩界的權勢人物,郭金生的崛起確有他過人之處。

ˉ隨著名字赫然出現在高興昌經營權爭奪戰的市場派人士當中,立法委員郭金生在年初高企風波之後,又一次成為上市公司權鬥的主角之一。而且以其「黑金」背景,加上立委同僚大力干預,原本以為已經勝券在握的高興昌公司派,頓時陷入頭痛萬分、幾無下手之處的境地,造成高興昌風雲再起,立委郭金生的威力確實不可小覷。
 
郭金生一出招,就將屈居劣勢的市場派重新推回了高興昌的檯面,顯見郭金生除了有在大家不看好的情況下,仍能蟬聯立委寶座的能耐,以及利用自己關鍵少數的身分,在立法院發揮絕佳影響性而對國民黨予取予求的政治手腕外,在商場上,郭金生的諸般手段,更是讓人嘆為觀止。尤其是在結合政治力、經濟力之後再披上「黑道」的外衣,基本上郭金生已經深諳「黑色政商學」的神髓,而其中又以他在高企的表現,最為淋漓盡致。

在高企見習六年
ˉ
學徒出身,曾經開過計程車行,也幹過建築商的郭金生,是在八年前以高雄市議員的身分,從高雄十信的地方基層金融,直接跳上高雄企銀的舞台。在進入高企之前,郭金生唯一的金融資歷是曾經當過高雄十信一屆理事。民國七十七年,郭金生以個人名義,進入高企取得一席董事席次,不過在當時,勢單力孤的他只是高企一次又一次經營權鬥爭一旁的見習生。民國八十年,郭金生卸下單幹戶的外衣,加入當時以監察委員洪俊德為首的外場派陣營,成為持股只有五萬股的上評公司法人代表之一。
ˉ
到了民國八十三年,當了六年「見習生」的郭金生,自認對高企的脈動以及經營權鬥爭的技巧已能充分掌握,於是便不再甘心只做個敲邊鼓的角色。這一年的董監事改選,在房地產上累積不少財富的郭金生,砸下三億元收購委託書,結合高企創始股東之一的楊瑞華家族,並拉來國民黨中央投資的力量,一舉拿下高企的經營權,讓掌權多年的高企王家當場成為在野派。既然這次能拿下高企主要是靠郭金生的「銀子」,論功行賞郭金生也就堂堂進入常董會,掛上高企新任副董事長的頭銜。
ˉ
花了時間又下了本錢,從去年起,郭金生開始在高企大展鴻圖,進行收穫行動。高企的財務體質在一年內急速惡化。從資料上看,民國八十三年底,高企的逾放金額只有二十億元,比率是二‧七一%。但是到了今年二月,逾放金額則倍增為五十二億元,比率達五‧七三%。而今年六月,高企的逾放金額增至七十億元,逾放比則攀高到八%。甚至在財政部採取限制融資手段的情況下,高企的逾放金額仍然不斷擴大,顯示經營階層根本不將主管機關放在眼裡。而其中由於外場派人馬從總經理以下幾乎都已被逐出公司,因此高企經營惡化的責任,以郭金生為首的內場派難辭其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