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購屋疑點多,純屬巧合?

王作榮的「房事」成為箭靶

監察院長被提名人王作榮,其子女買了四間在國有財產局側邊、由大華建設所興建的六樓房子,因為土地和房子的買賣過程中,都與王作榮有若干關聯性,而使王作榮的操守備受外界質疑。

ˉ國民大會即將在八月二十日,進行監察院長提名人王作榮的資格審查。而王作榮的子女王念祖、王紹祖和王梅君,在民國七十四年間買賣取得位於光復南路一一六巷二十二、二十六、二十八號的房子(其中二十二號和二十四號打通為一戶),成為部分國代行使同意權時「加強研究」的重點之一。
ˉ
據了解,民進黨籍立委鄭寶清,和部分在野黨國代,也都得到有關王作榮子女取得房子正當與否的相關訊息,不過,基於各黨派是否支持王作榮未有定論,所以這個資訊各方尚在查證之中。
 
變更土地買賣條件
 
據了解,登記在王作榮子女名下的建築物所在地,位於國有財產局的側面,為大華建設公司所貌漫衎峞C而這塊地的所有權人,原本為國有財產局,王作榮則因為妻子范馨香任職於高等法院的關係,而住在這塊國有土地上的官舍。因為王作榮等人住在官舍,所以地上物無法騰空,造成土地遲遲不能變賣。後來,國有財產局簽報財政部核准,變更土地買賣條件,以「現狀標售」的方式,在民國七十三年二月間,將土地賣給大華建設的老闆林幸雄貍苳l。由於林幸雄與王作榮的次子王紹祖是好朋友,王家不但配合拆遷,並向林幸雄買了好幾間六樓的房子,引發外界對王作榮操守的質疑。
ˉ
消息來源指出,王作榮一家人,在民國五十七年元月間,從中山北路三段搬到國有財產局側面平房,當時那是高等法院的員工宿舍。而王作榮的夫人范馨香,早年在民事庭庭長任內,曾經為了這塊土地的所有權糾紛,幫國有財產局打贏官司,取回了這塊土地的所有權後來,高等法院在這塊土地上貍x舍,並於民國七十一年舊舍翻新。
ˉ
據國有財產局內部人士指出,當時這塊土地,因為誚陸玥左k院的官舍,王作榮等住戶長住其上,所以一直無法將地上物「騰空標售」。歷經三任國有財產局長,最後在民國七十三年間,由國有財產局簽報財政部核准,依照國有財產法規範,以這塊土地使用複雜,短期內無法處理完畢為由,放寬土地變賣標準,而將這塊土地以「現狀標售」方式處理,由土地買主自行解決地上建築物拆遷、賠償問題。
 
現狀標售土地售價低
ˉ
國有財產局一位組長表示,用「現狀標售」處理的國有土地,因為地上物的遷移和拆除,必須靠買主與原屋主多次交涉、折衝,買主的成本較高,所以「現狀標售」土地售價比「騰空出售」要低釵h。
ˉ
根據台北市地政事務所登錄的資料顯示,這塊土地的地號,原本是松山區延吉段貳小段,後來土地重劃之後,變更為大安區仁愛段伍小段,面積有九公畝八十四平方公尺(約三百坪)。在民國七十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地目由「田地」變更為「建地」,同年八月二十一日以後,房屋陸續買賣出售。王作榮子女所買的房子,就是第一梯次登記買賣的。
ˉ
據透露,得標的大華建設公司老闆林幸雄,正巧和王作榮的次子王紹祖是朋友,而大華建設在民國七十四年誚n房子之後,王念祖、王紹祖和王梅君也正巧買下了四間六樓的房子,其中二十二號和二十四號打通成為一戶,四間六樓房子的總面績將近一百五十坪。目前,王作榮和次子王紹祖、媳婦王羅素娥、長女王梅君共住二十二號打通的那一戶。
ˉ
經過本刊向當初的大華建設老闆林幸雄(現為大華建設關係企業三榮建設公司的董事長 ),詢問當初買地、貍苳l的過程,林幸雄反問:「你們商業周刊為什麼要查這件事情呢?」本刊在敘明採訪緣由之後,林幸雄表示:「已經十幾年的事情了,太久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沒有辦法提供你們任何消息。」至於他和王紹祖是否為舊識,林幸雄說:「不熟!」
 
而王作榮的女兒王梅君則一口咬定,這是黑函中傷,因為王作榮和范馨香得罪不少人,所以幾年前就已經有這種黑函從法院系統傳出,王家認為他們買的房子沒有什麼問題。
 
至於王作榮本人,則謝謝輿論的關心,他表示在國大資格審查期間,他會公開對外說明一切,至於這段時間,他不願多作說明。
 
高標準的道德審判
ˉ
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和買賣行為,伴隨著模糊的利益色彩,而使王作榮在被李登輝總統提名為監察院長之後,受到各界用「高標準」來檢視他的一切作為。畢竟一般民眾還是期待監察院長能扮演「包青天」一樣的角色,所以大家對監察院長的道德要求,遠比其他官員要高。
ˉ
一位熟識王作榮的人士指出,王作榮一生清廉、兩袖清風,而且他才氣縱橫、嫉惡如仇,在考選部長任內,甘冒大不韙廢除「黑官漂白」的甲考,而且他公私分明,如有私人朋友到辦公室探望他,他都自掏腰包買紀念品送朋友,絕不動用公家的公關費用。該名人士相信,王作榮的操守是經得起檢驗的。
ˉ
在公職人員財產申報專刊上,王作榮申報的財產中,並沒有任何不動產。不過,王作榮已成年的子女向大華建設所購買的房子,正好誚b他們以前居住的國有財產局土地上,那是范馨香以前所分配到的公家房舍,王家一住幾十年,結果這塊土地在歷經多年標售不成之後,買主因為標售條件變動才得手,偏偏買主又與王作榮的次子相識,王家不但配合拆遷,而且還向建設公司一口氣買了四間位於台北市黃金地段的六樓房子,這一連串的「巧合」,使王作榮捲入這場「高標準」的道德審判糾紛中。
ˉ
一趥{為,王作榮所面臨的道德質疑,和李登輝有一點相似。李登輝用孫女李坤儀之名,購買鴻禧別墅,雖然並不違法,但是說好聽一點是「節稅」,講難聽一點則是「逃稅」;而李登輝的媳婦,為了讓李坤儀唸個好學校,不惜遷移戶口,讓李坤儀越區就讀中正國中,說好聽一點,是「天下父母心」,講難聽一點,則是「第一家庭作了一次負面的示範」。如果一般社會大眾用「高標準」來檢視李登輝和王作榮,那麼他們的道德是否有瑕疵,爭議性很大;不過,大家如果用「低標準」,把李登輝和王作榮當作是一般平常人,那麼他們這麼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