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政治學──兩岸對比

台灣興建高鐵之初,我在本欄寫過一篇「BOT在台灣」,有引喻「橘逾淮則為枳」之意。果然,號稱台灣第一個的BOT,因為台灣的政商及法治環境殊異,一路來,從棄法(國)規就日(本)規開始,到財團與政府鬥法,再到財團與政府甚至跟政黨利益的結合與交換,烏煙瘴氣沒有停過。十年來的高鐵史,折射出的,是具體而微的台灣政經衰敗史。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