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存在

繼教育部長「典型苑在」鬧笑話之後,外交部長說出「德國存在主義哲學家康德名言『我思故我在』」,也是一句話當中出了兩個錯誤(名言是笛卡爾說的,而康德並非存在主義學者),二位部長的笑話程度平手。但是,黃志芳另一句「存不存在是很主觀的認知問題」,我非常不同意,至少,國家的存在與否,非但不能「主觀認知」,而且還是非常現實且嚴酷的,而這一點正是台灣當前的最大課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