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潛篇二:李隆安》當部屬接連求去……

領悟水糅合混凝土 他改變領導風格

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直到工程部維修處第五位工程師遞出了辭呈,李隆安再也受不了了。一九八五年,他加入台灣愛普生科技,曾是當年表現最優秀的工程師,也因此升上了小主管。不過,才六個人的部門裡,不出三個月,五位已經準備打包走人。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李隆安捫心自問,要論勤勞,他比別人都認真,一忙起來,晚上就直接睡在公司;要問負責,他出手的,沒有一件不完美的案子。
但就是因為只相信自己的能力與意見,李隆安在同事眼中是「不用扮就是黑臉」的主管。他的指令一是一、二是二,要求就像軍事命令般冷峻,沒有商量的餘地。
例如他要求當時維修處工作環境一定要整齊乾淨,有同仁讓他「提醒」了第二次還沒改進,隔天桌上就會變得非常「乾淨」。工具早就被李隆安丟掉,只能自己摸摸鼻子,去垃圾桶撿回來。當時全公司都知道最兇的不是總經理,而是「李桑」(李先生)。「我是恨鐵不成鋼啊!」李隆安說。
沮喪與困惑之餘,李隆安隱隱約約想起高中時代在雜誌上看過的故事,那是蔣緯國說過的一段話。他用簡單的物理學來比喻:要蓋房子,要有水泥、沙和土,但是只要缺一樣東西,上述這些材料就無法發揮作用,那就是水,水是糅合混凝土的角色。但是,最後房子要落成,水一定要離開、消失,混凝土才能凝固、房子才會堅固。
強勢的李隆安過去沒有辦法體會這段話的涵義,但是經過這次在領導上的挫敗,他終於回想起來,這個故事不正在提醒他:團隊合作,就是要有人很柔和的去整合大家不同的意見或看法,而不是讓團隊全都聽自己的。然而這個去整合大家的人,最後不見得是能站在第一線接受掌聲的成功者。
好不容易從一個工程師踏上主管的領導之路,他明白要走下去,自己一定要改變,於是痛下決心掏出三萬多元上卡內基課程,想要擺脫「黑臉」的形象、難以溝通的個性。
鍥而不捨的「修練」十年下來,「李黑臉」不見了!台灣愛普生影像科技事業群協理黃志彬說,以往台灣愛普生及旗下三家子公司搶年度預算,到了李隆安這一關,不管是這家公司的計畫,或是砍那家公司的預算,都是他一句話說了算。四家原本應該合作的公司之間,競爭得很厲害,私底下的埋怨也不少。
但是現在,預算提報上去,李隆安不像以往那樣,心中已有了他自己的答案,大筆一揮就決定了一切,反而是把提案放一邊,緩緩的問黃志彬:公司存在的價值是什麼?部門的行銷目標和方向又是如何?提案的內容有沒有重新評估的必要?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開放性的問題。
這讓跟了他十四年的黃志彬很不能適應,狐疑了半天:「老闆現在是什麼意思?」他默默的把提案拿回去,重新與部門討論一遍,去除掉與年度目標不相干的枝節。沒想到,當每一家子公司都重新設想公司目標,彼此互相折衝之下,編預算的季節不再你爭我奪,目標也趨於一致,甚至因為大家都是自發性的調整,火藥味也少了許多。李隆安乍看毫無意見的態度,其實是他平衡四家公司利益的融合哲學。
「升任主管對工程師來說就像一個山谷,」李隆安說,「跳得過去,海闊天空;跳不過去,就會摔得很重,也許粉身碎骨。」對他來說,這個節骨眼上,水與混凝土的故事就像為他在山谷上架起一座橋,讓他走上總經理的位置。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