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連戰一行

踏上南京、踏上北京、踏上西安、踏上上海,星期二上午出發,下午到了。原來五十九年的相隔,只需六個鐘頭,即已填滿。直至此刻,我們才明瞭,相隔人的不是距離是成見;拉近人的是勇氣,拉開人的是恐懼。

這相隔的五十九年,好幾次我們有機會突破成見。冷戰時期不說,一九九三年辜汪會談,新加坡那一趟如果順利發展下去,李登輝在九六年民選總統前,早就是連戰了。如果他做了,九六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可能就是李登輝。如果他做了,台灣今日在東亞可能是經濟最繁榮的地區。可惜李登輝的成見,把他往另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