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子,你為何不生氣?

這期的「總編輯的話」,請容我,抒發憤怒。

教育部新修訂的高中課本中將大幅度刪減文言文教材,教育部長杜正勝說,古道、西風、瘦馬,與台灣無關。那天早上,我看完報紙後,氣得顫抖。一早就撥電話給長期關注教育問題的商周主筆陳雅玲。

我問她:「我們能為下一代做什麼?」

我問她:「台灣的知識分子,為什麼聲音如此零落?大家都妥協了嗎?還是放棄了?」

我問她:「為什麼知識分子不生氣?」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