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宴

我在銅鑼灣吃了一碗粥,這廣東美食說起來不值錢,卻得熬上好幾個鐘頭才能上桌。加點水,硬硬的米,中國人用特有的粥藝術,熬成糊狀的米食。我喝下了一口,白白的粥中間,點綴著幾顆蔥花,入口幾片香甜美味的牛肉片,隨…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