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億噸,汩汩不止的水

「我」是住在雪山的水脈,在山脈底層已經超過一萬年,學者叫我「古地下水」。一萬年,這比人類的歷史更久,當然比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任何人類都還「資深」。雪山是我的家,是我橫亙萬年的地盤。多年來,我一直沒被打擾的住在深山底。直到有一天,一條莫名其妙的隧道攔腰斬斷了我。

人類驕傲的說,征服了雪山斷層,高喊人定勝天。賽局還沒結束,我倒是要看看,最後他們勝了什麼?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