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中找幸運草

很多人見到我的第一個直覺是:「這麼年輕的總編輯?」他們接下來的好奇是:為何如此幸運?

這樣的問題,常讓我很窘迫。我不知道,我算幸運嗎?外人看或許如此,我只能說,沒有一絲僥倖。

因此,副總編輯孫秀惠興致勃勃的跟我提到一本談幸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