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狀元

他們是台灣的稀有人種,出現率只有三、四萬分之一。有人想測他們的智商,有人想一窺他們的竅門;其實,他們光靠名字就可以賣錢——他們是大學聯考的狀元。多年以前,他們在七月打敗全國好手,遙遙領先,隨著記憶淡去,他們也沒入尋常人間,不復辨認?

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大學的室友當中,有一位同屆的聯考狀元,然而後來得到諾貝爾獎的,卻是李遠哲,而不是那位狀元。學校成績與日後成就,究竟有無正相關?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