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主運動

三二七之後,台灣意外出現了新生的民主運動。

陳水扁眼中,無論槍擊案爭議多大,只要頭過身就過。套一句他的名言:「我就是贏了,嘸哩係麥安怎!」他算準了泛藍的支持者都是中產階級,鬧不久;泛藍的領導者是落敗的執政者,對抗的意志不夠。當選的晚上,無論贏得如何忐忑不安,他眼前擺著一只如意算盤。鬧一天吧、鬧兩天吧,我每天給你一招又一招的技術杯葛,像個難纏的律師般,看對手能撐多久。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