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喜

自從楓樹上的最後一片黃葉落地後,我住的山丘,便進入冬眠。清晨的桂花樹上,不再有鳥叫;黃昏的街燈下,不再有串門子的鄰居。整座山是濛濛的灰綠與光禿禿的樹幹。過去,我回家的心情就像赴一趟度假旅程。下班後,車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