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過後的「井噴效應」

SARS過後,在盛夏溽暑中,重到北京,已經完全感受不到SARS了,對中國大陸的影響,這個高速前進的都會,仍然用她自己的步調,走向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遇到的所有的人,談到SARS都好像是兩年前的事,已在日常…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