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

我最近每星期日早上在學太極拳。甩手、吸吐氣中,滿頭白髮的老師不斷重複,放輕鬆,把身體放空掉。「吸氣,把氣吸入丹田。不對,不對,你的胸部根本沒放鬆,氣都壓在胸部。」老師用力拍開我胸部的穴道說,放輕鬆,讓身體回到嬰兒狀態。

我上了三個星期的課,每次重複甩手等簡單而無趣的動作,還是悟不透放鬆。我以為,我放鬆了,老師搖搖頭。

人要學習放鬆,竟是如此困難。下課時,老師提醒,回去要多體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