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了那隻畜生

西晉惠帝有一句流傳甚廣的蠢話:「何不食肉糜?」他還有另一句蠢話比較不被流傳──他聽到蛙鳴,問左右侍臣,那蛙鳴「是為了公事?還是為了私事?」

咱們現在的政府尚不至於如晉惠帝那般愚蠢,可是每聽到媒體批評,總也要問一句「為官乎?為私乎?」──那是支持官方的言論?還是為了他的立場而反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