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

十二月初,我走了一趟台南縣。因為這幾年中南部的廠商紛紛外移、關廠,所以我南下採訪的機會也大幅減少。這趟南下,我才發現,這兩年台灣產業結構的轉變,已深化改變許多家庭的生計,特別是中低收入者。這些人過去可以依附工廠打零工,如今這樣的機會已經可遇不可求,有人就此墜入社會的貧窮線之下。

如果你去看那一張張的面孔,去聆聽他們如何墜入貧窮線,就可以了解一個母親之怒。這位被列入貧戶的母親因為不良於行,每個月只能靠縫衣服收入二、三千元。所以斤斤計較每一塊錢的進出。孩子的老師要每一位小朋友帶一顆紫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