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美電子總經理何昭陽暢談創業與

許文龍明年肉搏李焜耀

低調、神秘的奇美電子,不久前上市了。這家南部石化巨人許文龍手下第一家上市的企業,是現今TFT產業股的股王,它有著戲劇性的誕生過程,也有傳奇般的發展故事……

四代線就率先花了上億資金導入生產液晶電視的設備,何昭陽對於明年決勝於液晶電視相當有信心。

四代線就率先花了上億資金導入生產液晶電視的設備,何昭陽對於明年決勝於液晶電視相當有信心。 (攝影者 .楊文財 )

十一月六日,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原訂兩百人座位的貴賓廳擠進三百五十位衣著入時的分析師與基金經理人,這些腦筋犀利的資本市場專家特地前來聆聽奇美電子第一場法人說明會。 會議結束後,不只有肯定的掌聲,主席台圍滿交換名片的人潮遲遲不退。南台灣石化巨人奇美實業旗下第一家上市的公司,第一次粉墨登場就贏得滿堂彩。 奇美電子預估,今年營收可做到新台幣四百億元、每股盈餘達二.五元。「好公司,布局漂亮,」一位基金經理人劈頭就說,「一年前我覺得它跟友達不相上下,法說後更確認它TFT-LCD(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台灣第一的地位。」 「雖然明年景氣不好,但奇美在LCD-TV(液晶電視)的布局,讓它明年能夠以逸待勞。因為明年恐怕只有看LCD-TV能不能起來。」一位同業老實說。 五年前,奇美實業決定投資第一個高科技案時,有同業揶揄奇美董事長許文龍說:「不去好好釣魚,來做什麼LCD?」 當時,頗受日本企業敬重的許文龍,因為決定要發展TFT-LCD的自有技術,卻被日本媒體譏諷,說他做ABS(丙烯青丁二烯苯乙烯共聚合物)雖是全球第一,但投入TFT-LCD無異於「自掘墳墓」。 然而五年後,奇美卻被公認為有機會奪取全球TFT-LCD桂冠的候選人。奇美電子如何用自主技術後發先至,創下第一年就獲利、毛利最高的紀錄?許文龍領導下的奇美實業,又如何摒棄傳統產業思維,第一次切入高科技就「上手」? 五年前,許文龍從排斥科技 到主動探詢、積極投資 事實上,在民國八十六年決定切入TFT-LCD之前,奇美實業尋求轉投資機會已經長達六、七年的時間了。當時剛接任奇美實業總經理兩、三年,目前也兼任奇美電子總經理何昭陽記得,當時他只要一提到高科技投資,許文龍就會在第一時間說「No」,要他做好ABS本業就好了。因為他當時認為石化業往上游發展SM(苯乙烯單體)產業還有發展空間。 觀念的逆轉發生在八十六年三月,許文龍參觀竹科開始,而誘發他投資高科技產業興趣的原因,則在於同年五月奇美實業的股東之一」」日本三菱化學投資彩色濾光片(TFT-LCD的上游重要材料)的新聞。許文龍看到這則新聞,馬上要三菱化學的主管帶著彩色濾光片的資料兼程飛來台灣簡報,這是他與TFT-LCD產業的第一次接觸。 中於許文龍是韓國三星(Samsung)旗下石化公司的股東,緊接著,六月原來就安排好的參觀行程,韓國三星也特地簡報當時剛發展二十多吋的TFT-LCD,令他印象深刻。 隔天許文龍飛到日本三菱化學,劈頭就問對方能否合資設彩色濾光片廠,卻因對方另有計畫而被婉拒。「我看到他臉上有明顯的失落感。」何昭陽說。 與日本人合作不果,許文龍記起何昭陽曾向他提起,有個團隊想要尋求彩色濾光片的投資者。他便要求對方在一個週末的下午來聊聊。 結果,隔天晚上十一點,這個團隊的負責人吳炳昇就接到奇美決定投資的電話︰「我真的嚇了一跳,還問他們要不要再想一想,因為那甚至只是一個演講。」吳炳昇沒想到許文龍其實已經做了一番「TFT之旅」了。 越難做,奇美越會做 有自製材料能力是優勢 「越難做的,越是我們奇美能做的,」何昭陽認為,這是許文龍一接觸TFT-LCD,不到一個月,就決定要投資的原因,「對照奇美做ABS的歷程,其實非常類似。」在奇美待了三十年、看著奇美十年內從小公司做到世界第一的何昭陽說。 首先,TFT-LCD的市場夠大,「魚夠多」,資本投入才有錢可以賺。 其次,它不像半導體產業設備成本約要占到七成,這個產業材料成本占到六成,而材料又與奇美的本業相關。譬如上游零組件的背光板的材料導光板,其實就是以奇美生產的壓克力為基礎,未來如果材料成本有優勢,產品肯定具競爭力。 再者,越競爭的市場,進入障礙越高,利潤也就越豐厚。「如果一條街因為很多狗在吠就不敢進去,那敢進去的肯定賺死了。」許文龍在《觀念》一書中曾這樣表示。 因此,以吳炳昇帶領的元太科技為主,結合工研院的技術與團隊,開始進行彩色濾光片的規畫。沒想到,八十六年六月當時決定投資時需金二十億的彩色濾光片,兩個月後廠房設計團隊就接到更改設計的指令,表示公司決定投入兩百億元做TFT-LCD。「彩色濾光片怎麼說都只是一個零組件,TFT-LCD才是源頭。」何昭陽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