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換負責人切莫為德不卒

十餘年前,十信案發生時,台灣金融大地震,全國人心惶惶,釵h論者認為:台灣金融法令不周延,因此當有人違法時,無法及時有效處置。當時一位財政部的高級官員私下告訴我:「誰說法令不周延,根據銀行法規定,對違規情節重大者,財政部可以撤換負責人啊!」
ˉ只可惜這位官員(現在已經是財經界退休的大老)事後又無奈的告訴我:「不要說我講過這樣的話!」當然事後十信案一發而不可收拾,成為台灣金融史上永難忘懷的歷史悲劇!
ˉ最近發生的僑銀及台東企銀案,最後雖然都走上了撤換負責人的路子,可是過程截然不同,僑銀案財經單位用道德說服了半天,事態愈演愈烈,最後戴立寧以次長之尊,下放僑銀,穩住局面。而台東企銀案,財金當局在猶豫兩天後,痛下鐵腕,決定撤換負責人,現在接任人選仍在研議中,但大體上,台東企銀風暴已經淡化。
ˉ顯然,撤換負責人用來對付金融機構的弊端,是相當有效的,但是政府主管機關在下這一劑猛藥時,似乎投鼠忌器,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到底原因何在呢?
ˉ一句話說穿了,有能力胡作非為,引發金融風暴者,百分之百是擁有極深的政商關係,或者是立委民代,或者是政治當權派的親密友人,這些人平日既無視於金檢制度之存在,一旦風暴發生,他也有恃無恐。梁柏薰、游淮銀都屬此類人物,平日動輒以執政黨的支持者、抬轎者自居,一般金檢人員巴結他們猶恐不及,如何能摘奸發伏呢?
ˉ而現在財金當局雖然痛定思痛,決定立下撤換負責人的案例,以儆效尤,但是以東企為例,似乎仍然為德不卒,因為撤換負責人之後,如果任由當事人協商後繼人員,由於原來的當事人早已存心不正,為非作歹;他指定首肯的繼任者,如何能期待清廉有為,只不過是暫避風頭而已!
ˉ因此,不但要撤換負責人,更要選派中立而有能力的負責人,讓原來的不肖股東無法介入,才是治本之道。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