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保誠人壽董事長梁家駒週日一定飛回香港陪母親

大學三年級的夏天,我一個人申請回廣州看爸爸。距離五歲那年跟媽媽離開大陸,已經過了二十年。自從逃到香港之後,我沒再見過他,我有的印象全靠一張二十多年前的舊照片。不知道他是怎麼一個人,樣子我都不知道,經過這…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