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都,頭殼壞去?

最近有兩個關於首都的話題。一是立委質詢游錫「中華民國的首都在哪裡?」游錫?答:「台北。」而立委指出教科書上是「南京」;另一是謝長廷提出遷都高雄之議,而呂秀蓮在某個場合說:「遷都之議可以考慮。」兩者都沒有引起什麼討論,然而都事關執政心態,值得借題發揮一下。

早年「反攻大陸」時代,政府教育人民首都在南京,台北只是臨時首都,這和抗戰時期以重慶為陪都的意思一樣,意味著光復國土的決心,支撐全民的戰鬥意志;後來形勢轉變,中共在大陸上站穩腳跟,反攻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