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域模糊」中的矇矓曙光

延續骨幹與應用的主題脈絡發展,可能變成「純發夢」,不如「探下一道曙光」務實,我們試著來勾勒描繪下一個骨幹應用。

下一個骨幹與應用的關係將會是「界域模糊」的,所有的商業建制與行為都可能模仿自然人的生命循環,進而追求其終極商業目標──「擁有客戶一輩子」。由「一次交易」的單一行為發展到「終身牽扯」的多次交易「商業行為」的形態改變了。製造與服務的界域模糊,首次交易可能是實體商品(例如賣汽車),爾後的關係發展皆為無形商品(例如保養維修),由於製造與服務的牆消失了,因此在商業主題上,各種行為發展亦將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延續性與互補性。

根據《"Blur"──The Speed Of Change in the Connected Economy》一書中對界域模糊(Blur)的定義,它是速度乘上連接性乘上無形價值(Speed×Connectivity×Intangible=Blur),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