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新任台積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

「如果重新選擇,我比較想當歷史教授」

喜歡念書的總經理不少,但是熟讀存在主義、悲觀主義的總經理可能寥寥無幾。外界多半知道台積電新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喜吟唐詩宋詞,喜爬名岳大山,卻少有人知道他對沙特與叔本華更下過一番工夫。少年十五二十時的曾繁城,曾徘徊人生十字路口,也曾為賦新詞強說愁,但進入台積

曾繁城的辦公室中,書籍滿櫃,隱隱透出愛書的人文情懷。最近,他在讀董橋的書,採訪過程中,他眉飛色舞地說,6月底去北京聽三大男高音演唱,在逛北京的書攤時還意外挖到寶。

曾繁城的辦公室中,書籍滿櫃,隱隱透出愛書的人文情懷。最近,他在讀董橋的書,採訪過程中,他眉飛色舞地說,6月底去北京聽三大男高音演唱,在逛北京的書攤時還意外挖到寶。 (攝影者 .駱裕隆 )

走進台積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的辦公室,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座大書架,架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再往左看,兩面牆上則是掛上以大霸尖山等山景為主的四幅畫。在窗戶邊的長櫃上,則擺著友人送的各種小裝飾品,包括木雕、琉璃工房的作品等。而在曾繁城推算半導體市場成長曲線的白板上,竟然還寫著莊子《逍遙遊》裡的三句話:聖人無名、神人無功、至人無己。旁邊,另寫著八個小字︰人生實難,大道多歧。反映的,或許就是曾繁城此刻的心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