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報系搶灘大陸的轉進策略宣告失敗

中時、聯合報系香港大撤退

香港聯合報突然自港撤退,究竟是不敵降價風潮?還是政治因素使然?不禁啟人疑竇。台灣的報業生態面臨嚴苛的經營寒冬,又將如何應對?

ˉ堪稱華文報業集團之最的聯合報系,十二月十六日,順著香港華文報紙減價競爭聲中,以「經營困難」宣告結束香港聯合報,並在二天後迅速完成員工的遣散給付,這份在香港華文報劇烈競逐下,敗下陣來的「外來」報紙之關門,和先前已宣告於年底停刊的香港中國時報周刊,說明了中華民國兩大報系,在面對景氣惡化和媒體生態遽變下,選擇了「務實以對」的決定,兩報系主持當局當斷則斷的做法,更是意味著華文報業必須要咬緊牙關,去承受特別酷寒的冬天。
 以台灣的報業狀況而言,聯合、中時兩報系明顯受到大環境變化的衝擊,雖然立委選舉廣告多少彌補了商業廣告的萎縮,但是由於政治言論立場的明白化,形成不能「苟同」的讀者轉向流失,發行量顯然「減肥」不少;所以聯合報立即在立委選舉後,改弦易轍,以凸出重大社會新聞處理,改採災難或犯罪消息掛帥,頻頻以一版頭題刊出,刻意平淡政治訊息過濃的「流派」風格。中國時報亦察覺「轉向」的必要性,例如十二月十八日,在一版、三版以鉅大篇幅,明顯報導高階警官陳坤湖涉及賭場違紀案。這種適應讀者市場趨向的調整,乃是萬變不離宗,又走回二、三十年以前,兩報以激情新聞爭拚的老路線。
ˉ其實,以兩報系在台灣的本土基礎,縱然在香港每月賠個三、五百萬港幣,實在是傷皮傷肉不傷骨,但是他們卻選擇了關門停刊一途 ,除虧損的理由外,最主要的是考慮進不了中國大陸去開拓市場,發揮影響力。 
ˉ兩報系在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前,就汲汲於要在北京、上海等處成立據點,也輪流派駐記者採訪,特別是亞銀年會於北京召開時,聯合報還派出當時該報的王牌記者周玉蔻前往採訪,一襲鮮紅外套,成為記者會中的耀眼標誌,而中時則由現任新聞局駐港代表的江素惠出陣,周、江兩女將的搶眼問詢,頗令中外記者群側目。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